熬中药制药为什么忌用铜铁器?

煎药(尤其是中药)最好是砂锅。古人对煎药用锅相当讲究,告诉我们凡煎药忌用铜铁器,宜用银器、瓦罐。现代科学知道铁器的化学性能活跃,极易与中药如大黄、首乌、白芍、地榆、苏木、五倍子等所合的鞣质起化学变化,从而使煎出的汤液改变颜色,甚至改变药物性能,产生副作用。又因为铁器煎药后药中含有铁绣味,在服药时也易引起恶心,呕吐。

铜器煎药

会煎出微量的铜,与药中某些成份起化学变化,有害于人体健康。所以煎药忌用铜铁器是有一定道理。那么,煎药用什么锅子为好呢?应选以化学性能稳定、不致与药物中的性味起化学变化的瓦罐、砂锅、陶瓷器或塘瓷锅等为妥。选用不会导致化学变化的锅子煎药,其目的主要是在较长时间的煎熬过程中,减少或避免药物与锅产生不良的化学反应,从而保持药物的固有性质,提高药物应有的疗效。就只跟化学性质有关吧,毕竟中药不可改变其物理性质。

熬中药制药为什么忌用铜铁器?

哪些中药忌铁器

清代记载的忌铁药物就有知母、何首乌、桑白皮、肉豆蔻、香附、没食子、石榴皮、石菖蒲、仙茅、肉苁蓉、蓖麻子、益母草、木瓜、茺蔚子、补骨脂、茜草、人参、乌梅、桑椹、草豆蔻、龙骨、麦冬、草果、西洋参、苏木、白矾、番木鳖、南烛枝叶等。

《本草纲目》

下列药物皆忌铁器(铁锅、铁铲、铁刀):人参、山药、五味子、何首乌、地黄、仙茅、桑寄生、益母草、菖蒲、肉豆蔻、猪苓、玄参、茜草、刺蒺藜、龙胆、括蒌、芍药、麻黄、知母、牡丹皮、香附、槐花、石榴皮、藜芦、朱砂、雄黄、苦栋子、雷丸、皂角、甘遂、商陆等,以上药物用铁器炮制则药力大减。

含有机酸的中草药及用食醋炮制的中草药。如山楂、女贞子、五味子、山茱萸、木瓜、乌梅;醋香附、醋元胡等,生地黄最忌铁!!!

熬中药制药为什么忌用铜铁器?

中药一般都不能用铁、铝(活泼金属)的器皿煎药,因为很多重要呈酸性,会腐蚀容器,游离的金属离子和药里面的一些成分螯合,轻则失效,重则产生一些有害物质。

为什么中药“忌铁器”?

可是医院和药店中药切片不是用铁刀切得吗

煎煮中藥湯劑時,煎藥器皿的選擇一向很講究。古代人根據臨床經驗,統一規範為:「凡煎藥最忌銅鐵器,宜用銀器、瓦罐。」現代知識也印證了上述理論是正確的。我們都知道,鐵、銅器的金屬化學物質比較不穩定(註),在高溫煎煮過程中,一些如銅離子、鐵離子等可能活躍出現,而連環的促進很多複雜的化學反應

例如使用鐵鍋煎中藥,很容易與大黃、何首烏、地榆、五倍子、白芍等藥材所含的鞣質、甘類等成份起化學反應,孿生一種不溶於水的「鞣酸鐵」及其他有害成份,使中藥湯劑變黑變綠,藥味又澀又腥。輕則改變藥液性味,降低療效;重則使服用者發生反胃、噁心、嘔吐等副作用。

至於選用銅鍋煎藥同樣不行。因為微量的銅離子易與中藥的一些成份混合而發生化學變化,產生對人體有害的「銅綠」。銀器鍋金屬性質穩定,但價格昂貴,一般家庭較少購置。總之,煎藥器皿還是以砂鍋、瓦罐,或者無色素的塘瓷鍋及不鏽鋼鍋為恰當。

註:這裡所說的「比較不穩定」,弟在想應該是以和一般家庭常用的用[俱]做比較,不然,就弟所學,鐵的活性的確是蠻大的,可是銅就不是那麼大了。

当然用铁刀切并不会引起药性的多大变化,我理解不在“忌”之例吧重新来过

熬中药制药为什么忌用铜铁器?

凡煎药忌用铜铁器,宜用银器、瓦罐。铁器的化学性能活跃,极易与中药如大黄、首乌、白芍、地榆、苏木、五倍子等所合的鞣质起化学变化,从而使煎出的汤液改变颜色,甚至改变药物性能,产生副作用。又因为铁器煎药后药中含有铁绣味,在服药时也易引起恶心,呕吐。用铜器煎药,会煎出微量的铜,与药中某些成份起化学变化,有害于人体健康。

铁与某些中药发生化学反应会破坏药性或产生毒素。

关于中药犯铁器的细思极恐问题,求专业回答?

这个问题虽然小,但是细思极恐。寻求专业回答,很多中药在炮制和熬制过程中都提到犯铁器,尤其滋补药偏多像地黄,首乌,人参等,举熟地一例,提到犯铁器损药效,消肾气。而且比较严格不仅不能用铁器熬药,甚至不能接触。实际上很多成药离不开熟地,但是工厂的机械化生产会不会犯铁器。好多书籍提到犯铁器应该是铁离子的作用,日常服药的热水大多是电壶,饮水机烧水冲药服药,尤其是现在流行的泡药茶,会被铁壶和饮水机铁胆烧的水长时间浸泡,而铁器烧水泡药和铁器熬药析出的铁离子差不多。其实再深入说,自来水在管道里难免不含铁离子等等,这些会不会影响药效或者适得其反。比如补肾变消肾。不知道我的阐述是否清晰。实在细思极恐,求专业回答。

切药机验证的一个核心设计要求就是不与药材发生任何化学反应。这话不是我说的,《GMP》关于中药饮片认证检查项目3201条:与中药材、中药饮片直接接触的设备、工具、容器表面是否易清洗消毒、不易产生脱落物,并不与中药材、中药饮片发生化学反应,不吸附中药材、中药饮片.

不太清楚在实际操作中见铁器与否会对药性产生什么影响,只是在这里补充一下题主以及,铁的结构不是很稳定容易融入药中影响药性,你说的那些内胆大多数是不锈钢的,不锈钢就是很稳定的一种金属适合用来煎药。至于你说的什么消肾是不存在的,古代人在内经时代就已经把铁作为中药使用了,如内经十三方中的生铁落饮。既然作为药那么铁锅的铁也便是药物了,同理铜也一样被作为药物使用所以古代才出现了多种避讳而用瓷器陶器。请不要用现代人眼光去看古代人,那样很傻。因为古代人远比我们想象的淳朴多了。

首先不是所有中药都不能用铁的有一个特殊的是丹皮因为丹皮酚与铁会发生化学反应所以从挖牡丹的时候就不用铁抽心的时候也是用玻璃瓶或者木棒敲亲眼所见过这里只是举个例子所以不能遇铁的药材从药农那就知道不用了更别说经过培训过的炮制工人忌铁器的要求是在<证类>中提的现代蒸制多采用蒸汽压力锅应该不是铁锅吧而能与药材中发生化学反应的应该是三价铁离子而问题中所说自来水中有铁离子我百度了一下0.3mg/L含量很低有关炮制的内容来源于<中药炮制学>

人参为什么最忌五金炊具铁器或铜器?大家知道吗?

我国古代对人参的加工比较简单,段维和等《漫话人参》一书说:“我国古代药书上记载人参加工方法,只是`采得阴千’、`竹刀刮,暴干’等,这是加工生晒参的方法。”到了明代正德、嘉靖年’李言闻对人参的修治有新的见解,并提出了人参须忌铁器,其《人参传》云:“人参生时背阳,故不喜见凤日。

凡生用宜吹咀,熟用宜隔纸焙之,或醇酒润透吹咀焙熟用,并忌铁器。”这里的人参忌铁器之说,吴仪洛《本草从新》、杨时泰《本草述钩元》和张愈《修事指南》等书见有引述,1977年10月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药大辞典》在“人参”辞目中也收载此说。据今人研究表明,人参忌铁器之说有一定的道理,徐福民《人参炮制法的研究》说:“李谓忌铁器,因为人参中含有人参酸和人参宁,这两种成分遇到铁是要起化学作用,而产生一种沉淀物质的。”(载《上海中医药杂志》1955年8月号)

《月池人参传》:“人参,忌铁器”。南北朝时期陶弘景所著《本草经集注》曰:“二月,八月上旬采根,竹刀刮,暴干,勿令见风。”清《盛京参务档案》记载:康熙二十四年三月二十八日,管理盛京内务佐领等咨户部“到乌苏里初熬参水需用银锅一口、盛装用罐子四个。。。。。。”

由上述可见,古人在加工炮制人参时,用竹刀而不用铁刀。清代皇家发放给采参人用于熬制人参水(人参膏)

的器皿是银锅,装盛人参水的器皿是瓦罐而不是铁罐,人参在清代是极其昂贵的,即使是在深山老林中极易破碎的情况之下,也不用金属罐盛人参水。

我们在选购人参制品时,也会见到食用说明禁忌中写到:忌铁器。

为什么人参忌铁器呢?

这是我国古代医学家总结的经验智慧。

中国古代医学家对中药炮制十分严格和讲究。在煎煮中药汤剂时,煎药器皿的选择也十分讲究。

古人根据临床经验,统一规范为:“凡煎药最忌铜铁器,易用银器、瓦罐。”现代知识也印证了上述理论是正确的。

我们都知道,铁、铜器的金属化学物质比较不稳定,在高温煎煮过程中,一些如铜离子、铁离子等可能活跃出现,而连环的促进很多复杂的化学反应。例如使用铁锅煎中药,很容易与大黄、何首乌、地榆、五倍子、白芍等药材所含的鞣质、甙类等成份起化学反应(人参主要成分是人参皂甙),孪生一种不溶於水的「鞣酸铁」及其他有害成份,使中药汤剂变黑变绿,药味又涩又腥。轻则改变药液性味,降低疗效;重则使服用者发生反胃、恶心、呕吐等副作用。至于选用铜锅煎药同样不行。因为微量的铜离子易与中药的一些成分混合而发生化学变化,产生对人体有害的“铜绿”,与药中某些成份起化学变化,有害于人体健康。

银器锅金属性质稳定,但价格昂贵,一般家庭很少购置。总之,煎药器皿还是以砂锅、瓦罐,或者无色素的搪瓷锅为恰当。

忌用铁器。也因为陶瓷化学性质稳定,在药物水煎复杂的化学应中,不会干扰药物的合成与分解,导致影响药效。

不锈钢是一中铁合金,当然算铁器,用不锈钢煮药后果可能会降低药效,应该没有什么太严重的后果。

那么用铝锅可以熬中药或煮人参吗?也不行的。

铝锅的铝离子会和中药中的有效成份形成胶状沉淀,影响药效;在高温环境下铝离子本来就易分解出来,再加上中药的酸碱性影响,大量的铝离子会破坏人的神经系统,引起老年痴呆。

有人会问,那切中药的刀具不是铁的吗?切人参不用刀吗?

有些中药如何首乌炮制切片也是用竹片切制,煎煮的时候也得用砂锅类的容器煎煮。切人参用不锈钢刀是可以的,因为不是高温蒸煮,没有那么大的影响。但盛用人参食物的器皿易用陶瓷制品。

如果有条件,建议用竹刀、陶瓷刀具;

人参即使生长在含铁元素高的土壤里,也会生锈、腐烂。

这也是长白山放山人为什么用鹿骨制成专门用来采挖野山参的快当签子的学问了。

收起
上一篇1/1页下一篇